董事长  陈力超博士Dr. Lee (Lichao) Chen, M.D, Ph.D

     陈力超博士,美国博睿公司创始人, 董事长,前哈佛大学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导师及睡眠研究专家,美中医学交流协会(ACMES)执委会委员, 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IECA)会员, 美国寄宿学校联盟(TABS)成员。石山学院大中华事业部总监。麻州教育局联盟国际部总监。 陈博士在美国有16年学习、工作、和生活经验。 来美前, 他曾在, 河南医科大学和北京医科大学学习。 来美获得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后,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睡眠研究及教学工作。陈博士对中美两国教育及文化都有深厚的了解, 并积极推动两国人民的交流及相互理解。在专业方面,他率先发现两种一氧化氮合成酶对睡眠的调控作用, 开创了RNA干扰技术在睡眠研究中的应用,发表过数十篇学术论文, 并教授、辅导过多位美国学生。 在专业以外, 他是把兰迪•波许 (Randy Pausch) 的“最后的讲演”译成中文的第一人,并同步翻译了兰迪的个人博客。 他建立了推动中西方意见交流的英文网上平台“愚公移山”,英国卫报 (The Guardian) 也因此邀请他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专题系列发表评论。多年的切身体会, 让陈博士认识到中国学生来美求学, 除了语言上的不足, 更有文化和理念的差距。 因此, 他积极主导博睿公司在培训项目中加强对学生思辨创新能力的培养和深度的文化体验, 并在对学生的个人辅导中引领学生尽快掌握美式思维, 融入美国社会。

“常有人问我, BostonWise 如何与于众不同? 其实,我们期盼的不是特立独行, 而是与千千万万人一起走在跨越国界, 融合文化的旅途上。 如同当年的愚公一样, 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 怀着一份简单的执着, 在追求一个沟通世界的梦想。”

创始人寄语

          我自小同我二哥一起长大, 他长我四岁, 多年来都是我的榜样和导师。他来美后, 本来没有出国想法的我也与 1998 年来到美国读博士。 后来他去了斯坦福大学, 我在哈佛大学医学院。 虽然不常见面, 但兄弟感情依然深厚。2007年8月11日, 我二哥因胰腺癌在加州去世, 留下一个刚过5岁的儿子。 他的过世, 不但让我陷入巨大悲痛之中, 也让我对人生的无常和短暂有了深切的体会。

          一个月后, 我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卡内基梅隆兰迪波许 (Randy Pausch)教授的《最后演讲》。 波许也是罹患胰腺癌, 孩子都还幼小。 但他的演讲充满了激情, 幽默, 和欢笑, 感人至深。 我看了以后立刻就给他写信,提出把他的演讲翻译成中文。 兰迪也欣然同意,稍后他还把译文传给他原来的研究生同学, 当时谷歌中国的 CEO 李开复先生。 也得到了李先生的肯定和推广。 同时,我也和朋友合作, 同步翻译了兰迪的抗癌博客和其它演讲, 直到道他次年7月去世为止。 在近一年的时间内, 收到很多网友的来信。 他们的赞扬和认可也让我看到了所做工作的价值。

          2008年4月, 在看到残疾运动员金晶在轮椅中保护奥林匹克火炬的故事, 以及西方媒体很多对中国举办奥运的负面报道后, 我产生了用英文来交流中国视角的冲动。 我创建了一个叫”愚公移山“的英文博客, 期望能增进中西方的理解和对话。这个博客得到了很多海外华人和英美人士的支持和参与。 英国卫报也邀请我在《十字路口的中国》专栏系列发表评论,  表达我对中西方交流和合作的希望。

          无论是把兰迪的演讲翻译成中文, 还是在英文博客上讨论中国, 以及16 年在美学习、工作、生活中体验的中西方文化异同, 都让我益发相信不同国家、文化、人群之间相互尊重和理解的意义。 BostonWise 就是一个建立在这样的理念基础上, 致力于促进中西方交流, 特别是中美文化和教育交流的发展。 不论是游客还是病患, 我们都希望我们能帮助您弥平语言的障碍、文化的鸿沟。 不论是学生还是商人, 我们都希望能帮助您 拓展国际视野, 学习先进文化。我们希望地球村的定义不仅是物理交通的便利, 更是心灵交流的接近。

          常有人问我, BostonWise 如何与于众不同? 其实,我们期盼的不是特立独行, 而是与千千万万人一起走在跨越国界, 融合文化的旅途上。 如同当年的愚公一样, 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 怀着一份简单的执着, 在追求一个沟通世界的梦想。